赞美太阳

局路《痒老局 A老人》



*短短短小小小
*ooc严重




我是A路人,现在是一个92岁的高龄的老人,不是开玩笑的。大家都亲切的叫我A老伯或者A老人。是这一栋楼的楼组长。
身边没有美女成群,老伴儿也过世得早,现下只有一个去了外地打拼的儿子。我平时没事就去公园里跳跳广场舞,去社区里教教老年人英语,日子也是闲适舒服的很。

我是痒局长,现在是一个79岁半高龄的老人,为了我家的强迫症女儿,硬是要说自己80的老人。大家都亲切的叫我痒老局或者痒帅爷爷。是这一栋楼的楼帅。
身边有老太太成群,唯独自己的老伴儿离开了。女儿长得随我,好看,所以嫁出去的也早。我没事就去公园撩撩老太太,去社区逗逗老太太,日子也是闲适舒服的很。

今天是老年abc开班的第2个小时,值得纪念值得纪念。班上人很多,满满当当地算上A老伯h自己一共五个人。三个来嗑瓜子的老太太,一个瓜子嗑完了没法唠嗑的大爷,一个头发白中透粉粉中透骚骚里透攻就没自己攻的气质的大爷——哦 果然是这栋楼的楼骚。

尽管瓜子儿磕得乐呵,该学习还得学。跟读还得跟。
“Apple”
“爱破”
“banana”
“不拿拿”
“不拿白不拿”

挺好的,满意,路人继续鼓捣起年轻人帮做的ppt,不知怎的,社区的电脑好像来了例假,宛如一个尸体。

“册那小逼样子!what the fuck of computer!”

人类社会发展,修电脑的方法从来就没有发展过。
你是要重启它
还是要用你的手狂扫他的显示器和主机让他发出悦耳的敲击声呢?

我瞥了一眼那个骚气的不行的老大爷,他也抬眼看着我,一只手的两个手指骚气地横在嘴唇和鼻子中间,眼睛骚气地半闭着,然后骚气地扬唇一笑,骚气地薄唇轻启:
“what the fuck of computer”

没让你跟读这句好吗!!!草拟爸爸!!!!!



隔壁2栋450室的王砸阿婆今天要去社区上英语课。痒老局对于这种对他爱理不理的老妹子情有独钟,于是也顺溜地屁颠屁颠跟了进去。刚一进门,一头白里透橙橙里透浪浪里透受受的不行的头发映入了眼帘。

你说为什么是先看到头发?因为我们老局高啊!平视的话只有头发啊。所以也只有他能看全隔壁比利小区老狮子的光明顶。

老狮子:妈的老柠檬

先不扯这个,老年人痒局长先生把手指横在嘴唇和鼻子中间 眼睛眯起来细细地思考。在过滤掉各种有关老太太的记忆之后发现这个人是这一栋楼的楼组长。

哦 是他啊

上次差点把他当老太太撩了

??????????





回想起来,老局不禁红了脸,骂了句。
“what the fuck?”
他抬头,楼组长正一脸看傻逼的眼神看他。
不行,老局必须做点补救措施。他想着刚才冥冥之中似有人说着电脑的事情。
“……………………of computer。”



啊…………好像更糟糕了呢
老局这么想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