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太阳

心理变态

*很久之前的脑洞产物

后续什么的大概等他们两个人结婚了就有了

这里是一个不务正业的画手


痒局长,一个医生。

 

说的具体一点是一个心理医生。

 

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一个读完大学,找不到工作,只能靠大学里读的专业来开一个诊所默默无闻的毕业多年大学生。

 

痒局长懒惰得很,他没有什么人生规划。所有所作所为,都是以顺其自然为前提。包括在毕业后考了一个资格证,用父母给的一点小钱盘下了一个店面。

本来心理医生就不怎么受待见,碍于选专业的时候痒局长同学脑子一抽,现在赖以生计的只有那一沓又一沓心理学上的资料和一张张交出去没有答复的简历。

 

他点燃了一根烟,不足20平米的小地方很快就被带有着尼古丁的烟雾缭绕着。要说前两年,痒局长还闻不得这种呛鼻的玩意。很一大部分是因为同寝室的叫白鼠的室友是个正正经经的医科生,那家伙只要一闻到什么烟味,就能直接抱着书本连翻都不用翻地背起尼古丁的危害。听的你是浑浑噩噩,抽烟的把烟上交,没抽的更是急切的想要变出一根烟上交。导致同一寝室的自己也是如此。

 

当时痒局长和他寝室的另外一个狗友——叫他狮子吧,一直不懂为啥成绩这么好的学生会跑到这种三流大学来混日子。在和狮子那个贱狗讨论了诗词歌赋人生哲理之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这是上天派来照顾你的再生爸爸。

 

如今那两个人去了外地,曾经的三个人现在也就他还留在那里。白鼠当了医师,狮子当了商人,两人还算成功。就他,名字叫局长,哎。想到这里,局长又猛地吸了一口烟。

 

迷茫之中,局长看见一个白色信封被丢了进来。局长怕麻烦就把信箱给拆了,现在快递信封什么的都靠扔。

 

“呵,总算来了。”局长轻快的叼着烟,驾轻熟路地捡起信封,然后拆开,再扔掉里面真正的信,取出里面的银行卡。然后出了门。

 

密码一如往常,是那个恶心人的密码。局长每次提钱都会被这密码恶寒一阵子。

 

不过说到寄信的人,局长倒还真不认识。看笔记应该是个清秀的男生。这家伙从痒局长毕业开始就不停地给他写情书,自编自导自演地认为痒局长深深的爱着他,自己也深深得爱着痒局长。然后每周都会写一些腻歪的话语附带着一张银行卡寄到痒局长手中。一开始他还觉得震惊和恶心,到后面,也就习惯了,毕竟天上掉下来的钱谁会不要呢。

 

不过这不代表他喜欢那些信,一般这些东西里也就除了银行卡以外全部都会进入门口的可回收垃圾桶里面,又或者是痒局长这条单身狗既fff团团员到了情人节……咳咳。

 

局长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大学生,还是一个读心理学的,他不会不知道那个人的病症,嗯,说得通俗一点就是被爱妄想症。不过这种送钱的,书上的案例还真没有。要是有,痒局长真希望世界上所有的被爱妄想症患者都深深得爱着他。哦,得了吧,这种事情还是想想得了。他自嘲的笑笑,推门进了自己的诊所。

 

出人意料,常年没有病人的诊所意外的多了一个人。橙色头发,一个瘦瘦的年轻人。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喜欢无病呻吟。

 

真稀奇

 

痒局长喜欢清静,但他也有医德。对于这种年轻人,他这个医生还是要好好地和他聊聊,至少确定了他没病,才能放他走。

 

痒局长官腔的咳了两声,整了整手上空白的资料,就打算开始问。

 

“额……你叫什么?多大啦?”

 

“A路人,32,我知道你叫痒局长”

 

“哦,这个镇子上的人都知道我叫痒局长,看来你家也离这里不远吧。”

 

“不,离得蛮远。”

 

“……那么你是有什么地方感觉不好吗,要妇男之友给你疏导一下?”不得不说,痒局长虽然不怎么正经,但他的脑子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好,许多事情看得都比同龄人透彻,所以渐渐地就被叫成了妇男之友啊,妇女之宝什么的。

 

意料之外的没有回复,面前的A路人随手给扒拉了一张纸,chuachuachua地写了几个字,推到了痒局长面前。

“钱用的还舒心?我亲爱的痒哥哥”

 

妈的,是他。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