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太阳

取不出题目



“来,笑一个~好的!先生现在能搂着你的爱人吗?”
如果是以前的A路人一定现在就冲上去脸红着问候那人的父亲。即使他们已经确定了关系。

而现在的A路人虽然也是脸红着,但只是在微热的灯之下怀疑着自己为什么听从痒局长这个傻逼来照相馆浪。

他平时经常拍照,不管是b站的活动,还是平时和粉丝或者是跟其他up主的合照。反正总的来说,就是A路人他不缺拍照的机会,也不会畏惧镜头,反而是那个拉着他一起来的局长在cp17被一群拿着手机的妹子追在后面之后留下了镜头恐惧症。但此刻A路人闪光灯就是闪得他连眼睛都睁不太开。他的脸被灯光晒的通红,连对着摄影师的调笑都有些麻木。

A路人不是怕,他是尴尬和害羞。在他和局长确定下了关系之后每天都过的如同狮子的光明顶一样,简单而高调。但是A路人还是对于两人在公共场合首先牵个小手啊,抱一抱啊,交换一下唾液啊,来个轻功啊什么的比较排斥,他对此傲娇的解释是“万一你玩脱了,我可脱不了干系,特别是轻功”然后就会收到局长的一句“我明明就是一个会中国功夫的男子!i do believe i can fly!”和狗一样的各种软磨硬泡。拖着南京口音特有的软糯声线总在那时更加的委屈。哦顺便说一句,在微博撩妹撩汉子的经验之下,局长,这个自认为的绝世好男人,觉得只要自己不拍照不唱歌,别人都无法拒绝。不是因为他这两样不好,而是太完美了。当然,这是他自己说的。

但是却意料之外的都被A路人拒绝了。局长为此郁闷了三秒。都说古人被贬和被贬和被贬的时候会有极大的灵感。江南才子·痒也是当场作了一首诗。虽然这诗现在是失传了,但是通过后来局长被赶出房间来推断大概也明白了几分。后来狗一样的局长抱着“磨了一天就能磨两天”的革命思想继续缠着啊路人,毕竟觉得他这样的绝世好男人总有一天能让路人感动而让他当着狮子这只贱狗面前搂搂亲亲抱抱。

A路人重重的眨了一下眼睛回了回神。一直站着的姿势让路人的腰很是不好受,迫于摄影的要求他又不得不保持着那个状态。

都怪那个痒撒比。

腰被一双大手轻轻的揉着,一看就知道对方是非常的小心。可能是碍于路人对于公共场合亲密接触的排斥,局长的动作几乎从前面都看不出来。但这的确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自己腰的酸痛。

有的时候路人总会在想痒局长那个撒比为什么会喜欢自己,难道他是抖m?不过这种奇怪的想法总会被各种各样的事情打断。路人不是哲学家,他没有必要去思考这些问题。反正痒局长是个撒比,正好他也是,所以他们就在一起了。

A路人模仿着痒局长的动作,用手指也戳了戳局长的腰窝然后轻轻地揉了起来。

“噗哈哈”
“你笑什么?!”
“没什么”

后来就都是沉默。也是奇怪,A路人和痒局长并没有过分的尴尬,说是习惯,更是享受这份沉默。

……

两个星期后的某一天,我们的A路人如往常一样打开了微博,习惯性的点开了痒局长的主页。

距离A路人看到痒局长首页的图片是他们一起去拍的照片还有1秒
距离A路人抄起手机打算问候自己城市另一头的恋人一声操你爸爸还有26秒
距离A路人反悔还有30秒
距离A路人偷偷去找了那张照片的大图还有1分钟
距离A路人“我是不想和那个撒比用一张照片的但是那张照片拍的我好像挺好看的所以我就用吧”然后傲娇的把图片贴了上去还有1分47秒
距离痒局长打电话过来还有1分59秒。

“喂,痒撒比?”
“我看到你微博了。”
“嘟嘟嘟嘟嘟”
“???!!!!!!!”



标签: 局路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