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太阳

[ 米英 ] 相册


阿尔弗雷德·F·琼斯不是一个念旧的人,他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发现那本相册绝对只是因为大扫除时的不经意。

当然好奇心却总会悄然的驱动着那个小鬼,额,19岁的小鬼翻开那本富有着历史沧桑感的相册。

[ 瀑布的水逆流而上。
蒲公英的种子从远处飘回,
聚成伞的模样。
太阳从西边升起,
落向东方。 ]

第一张是很久之前的照片,具体是谁拍的,阿尔弗雷德也已经忘记了。

大概是弗朗西斯那个混球?哦不。不过英雄的阿尔弗雷德不会耗费太多脑细胞去思考这个,他只是看着照片上紧抿着唇的绿眸大孩子和还是个孩子的自己发笑。

玫瑰园里,一大一小两名金发男孩笑着。那个赖在大孩子看起来很小的孩子名叫阿尔弗雷德,对,就是那个现在正翻着相册的。我小时候很可爱嘛。英雄的阿尔弗雷德这样想着。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摩擦附在照片上的塑料薄膜,却又轻轻地停留在了某处。那是一对绿色的眸子,不像那些碳酸饮料外包装的那种莹莹的绿,而是不符他年纪的翠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些童话故事里住着小精灵和女巫的美好的森林。
阿尔弗雷德很喜欢那个绿色。以至于喜欢得胜过喜欢自己眸子的颜色。
他那时也许更喜欢有着那个美好眸子的男孩吧。
那是,他的,哥哥?吗?

又是一页

[ 子弹退回枪膛
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
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 ]

照片上原来的两个男孩已经成了两个少年。好吧,那个绿眸子的孩子似乎也没怎么变。现在阿尔弗雷德很少有这么安静的时候,尽管照片中的他并不是那么安静。从这张照片的角度来看不难看出是阿尔弗雷德和绿眸子少年的自拍,唔,绿眸子少年好像不怎么愿意呢。翠绿的眸子上染上了一层浅浅的不满。啊亚瑟真是的。翻着相册的男人想着。

亚瑟。

那个绿眸子少年的名字。

小阿尔灿烂的笑和亚瑟先生别扭的微笑挤进这张不过一掌大的相片里。却在后来觉得那样的珍贵。

连着翻了几页都是自己与亚瑟的合照。这让英雄的阿尔弗雷德先生的嘴角带上了一层笑意。

阿尔弗雷德又紧接着翻了下一页下一页下一页。

[ 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
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
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 ]

那是一些木质的小士兵玩具。

曾经的阿尔弗雷德特地拍了一张。

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亚瑟为了这些玩具划破了所有指头。

而在某个雨中他曾打落阿尔弗雷德手里的枪,然后跪在阿尔弗雷德的面前说着

[笨蛋我怎么下得去手]

亚瑟曾经在我的心中是那么高大的。
──

[我回来了。 ] 木门发出zhiya的呻吟伴随着低沉的男声。
[OH亚蒂你回来啦! ]
[嘿你要的汉堡我帮你带回来了。啊就是恰好路过了麦当... ]
[谢谢亚蒂啦! ]
[没,没关系的啦... ]

相册被合上扔回了远处。
不论他带来的是好还是不好的回忆
反正

[ 你还在我身旁 ]






#文笔渣嘤嘤嘤求不打
#文中的诗请自行度妈妈 [ 香港大学微情书大赛 ]

上一篇
评论
热度(26)
© | Powered by LOFTER